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登录 |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找回密码
 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8|回复: 0

蓝宝石之宴【梦小说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7-6 22:5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 “要去哪里呢?”卡梅尔看向雪橇车窗外,夜幕悄然降临,那是一片雪原,在紫罗兰色天穹下,惨白地吓人。掀开幕帘,冻骨的森寒席卷马车,卡梅尔没有动,任凭怒风吹袭。
  “啊!爽!这风爽,喂,开车的,多久到?累死老子了”卡梅尔伸出头大喝,声音穿透了近乎凝固的风。
   他坐着的马车,已经有连续三个小时的疾驰,这段无止息的旅程使人焦虑不安,总觉得像是被带到了世界的尽头,卡梅尔叹了口气,自己是累了么?可马车上有垫着虎皮的沙发,桌子上除了水果和各类糕点,还有各类书本解闷,照理说算是十分舒适的环境,如果是累的话,那就是精神上的疲惫了。
   近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,陛下驾崩,继承人暗自拉帮争斗,为了剥夺公主的继承权同时寻求邻国的支持,太子那派的人要把公主嫁去政治联姻,何况现在,现在自己又被“请”上马车,分析着现在的情况,突然,他有了一个想法......
  “喂喂.....我说,你们......该不会把我拉到雪地里,然后把我一个人丢下马车,然后让我活生生冻死吧?这样的死法我不要啊!!!会被王都那群老头子笑死啊,我要成为第一个被冻死的首席执行官了?啊啊啊,他们肯定会立一块碑。放我下去啊!”
  所谓执行官,简而言之就是警察,拥有强大的战斗力而直属于皇室,而首席执行官本人更是直属于公主。他们想要干掉卡梅尔也是非常正常的。只是这死法简直憋屈加搞笑。希望像杀自己的人不要那么蠢。
  “我的主人阿斯法候爵邀请您参加蓝宝石之宴。”
  真是好大阵仗啊。是叫阿斯法的吧?
  那就,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首席的执行官吧。卡梅尔看着自己的双手,眼神空茫。
  
  跟随着车夫,卡梅尔在雪中漫步,车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
  那应该是块白色幕布,完美的掩盖了山洞的位置。
  “嘛,不错啊。”在穿过山洞之后的卡梅尔眼睛里倒映的,是湛蓝如天空般的巨大蓝宝石吊灯,其散发的翠蓝光芒,摄人心魄。但在卡梅尔看来,不过是些废石而已,城里穷人忍受冻饿死在路边,而这巨量财富,却是政治家的工具而已。
  他如此感叹,并且,正视了这样的现实。
  “欢迎,首席执行官卡梅尔先生,我是阿斯法,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请您就坐。”出来迎接的是皮草服饰上坠满宝石的礼貌的男子。
  “如果我现在要回去你怎么办?”卡梅尔戏谑。他怎么会走,他现在恨不得当场拔出剑抵在阿斯法脖子上把他带回城好好“询问”一番。
  “请您就坐。”男子弯腰鞠躬。
  “那给我点牛肉啥的。”但现在要搞清楚他们要做什么。卡梅尔忍下不快。
  五位侍者同时做出请的手势,他只好大刺刺地坐下了。
  菜品很快就上了,除了牛肉以外,都是高级菜品,吃起来感觉舌头融化的等级,但这还是无法改变卡梅尔厌恶的心情,他超讨厌阿斯法这种人,玩弄着权术,高高在上。还有那种语气和气质,在他眼中渐渐与另一个人重叠在一起,那个,他所厌恶的人。卡梅尔也不想把自己心情弄糟,于是他仰望顶穹——
  蓝,满眼的蓝,如水波般沁润了他疲惫的眼。他好奇的打量,被闪烁的光晃了下眼。
“想必诸君都从请柬上得知了此次聚会的事宜吧,以宝石换取资金,那是我们所希望的。”
  然后用那笔钱去雇佣军队攻打王宫武力夺权么?卡梅尔嘲讽地笑。
“现在!拍卖!这蓝宝石吊灯,其上镶有皇都的那颗‘天泪’,还有其余77块‘湖光’,举牌!”主持人开始正戏了?
  这样拍卖还不如送给公主。阿斯法对我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吧。
  嘛,现在这样做,如他预料么?这么想着,卡梅尔起身,旁边的侍者挡在他的身前,身材修长而壮硕,绝非等闲。
  “反正现在如我预料啦!”迅捷的出爪,掐住一个侍者的脖子,猛地一脚就把他踢翻,环顾,剩下的人拔出了长刀和长剑,劈下!动作流畅,同时封锁了卡梅尔进攻和后退的道路。
  但是,可以格挡,但此时用手格挡必定断手,用脚踹那就会断脚,于是——
  前冲,双手如祈祷般合十拍住了长刀靠近刀镡的位置,扭腰扯掉了长刀,一脚踹在侍者要害,然后顺势蹬出,带着长刀刺进了另一人的胸膛,摆手扫到那人的手腕,旋身抓住了掉落的长剑。随手对在地上打滚的侍者补了一刀。
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熟练的佣兵死亡的时候发出的惨叫,他已经听惯了,只是,拥有这样意志力的人类,面对疼痛与死亡所带来的恐惧,仍然忍受不了吧。疼痛,疼痛,疼痛疼痛,并非娇生惯养的人,而是刃口舔血的人,那是听惯了惨叫的人,在战斗中获得的疼痛依然能压倒人的信念。卡梅尔这是亲身体验过的。
  “我还是喜欢用这种手半剑。”卡梅尔笑着对剩下的二人说。
  出乎意料的,听到同伴的惨叫,那俩人还是挺有骨气的发起冲锋,现实中这样的人很少,大家都不想让自己受伤,而对于死亡更是恐惧,完全不可能像小说里哪样毫无畏惧,他们这样的表现,是完全没有学会退缩?这样的人,还能叫人么?
  不能同情呢,卡梅尔这么想。于是把他们也干掉了,随即剑指拍卖的阿斯法。
  “到你了?”
  “认识这东西么?”阿斯法丢出一个项链,那是公主的项链。
  “不要使用暴力。”他面无表情。
  “......”他是那种每一步都想好了的那种人吧?他是觉得我会放弃?
  缓缓地,用剑——
  割裂他脚下的死尸——
  用手摸,蘸取涌出的鲜血——
  伸出猩红的舌头疯狂地舔抵红血。
  “在我还能保持理智的情况下,跟我走。”卡梅尔说。
  “怪物......正是以为你这样的人,王国才会堕落的。”阿斯法坚定而蔑视地注视着卡梅尔的眼。
  
  “啪”地一声,宴会的灯全熄灭了,人群变得嘈杂,卡梅尔随手砍掉了几个最吵的人。人群陷入了恐慌,争先恐后往外跑,卡梅尔被人群刷洗着,能行动时,阿斯法已经不见踪影。在黑暗的山洞中,卡梅尔抓到一个戴着斗篷的可疑男子。
  “他们是无辜的哦?”斗篷男这么说。
  “喂,知道阿斯法在哪里不?我看你刚刚就在他身边。”他又把剑搭在斗篷男头上。
  “......我带你去。”男子说。
  “阿斯法是你老板吧,为什么为他办事啦?这人感觉又阴沉又闷骚。是那种擅长搞阴谋的人啊,给他办事不如加入我的卫队?”卡梅尔跟着男子,进入了一个打开的机关,好像是密道什么的,其间他一直喋喋不休。
  “......”
  “况且他还有公主的项链,还偷别人东西哦?”
  “你好吵......我告诉你啊,第一,我不是他手下,我是帮他忙的,第二,他要我把你带进陷阱里面。你别吵了好吧,我全告诉你了。”斗篷男这么说。
  “早知道啦,我的性格就是要把陷阱踩烂啊。继续带路吧。要不你帮我把公主项链拿过来?”
   深入一定的距离后,斗篷男突然消失了,卡梅尔继续向前走,悄无声息的,锐利的物体斩下。鲜血从卡梅尔后背流下。
  “......”他头也不回,反手一剑干掉了刺客。
   一路上,剑如荆棘般丛立,卡梅尔双腿双手上布满了拖割的刀剑伤,还有背后那骇人的大裂口。在路的尽头他看到了阿斯法。
  “你这魔鬼!”阿斯法虽听过卡梅尔的事迹,但看着那浑身被血浸红的凄惨模样。
  卡梅尔在笑
  “不会让你们颠覆国家的。”
  “你和公主是国家的障碍,然而障碍不会自己去死的。”阿斯法认真而严肃地说。
  “......”
  “有兴趣加入我么?这是你唯一的选择?这样我可还能保证公主的性命。”
  他瞪大猩红的眼睛。
  “我为什么听你的,说的好像你有人质似的。你又没抓到公主。她怎么会被你抓到?”
  “因为我哦。”消失许久的斗篷男慢慢走向卡梅尔,卡梅尔强行蹦紧肌肉,鲜血喷涌而出,反身,从右上方斜斩——
  “咔擦”,断裂的声音,残破不堪的那把剑终于断裂,完好无损的那把剑刺进了卡梅尔的右肩,而后,他失去了意识。
  “丢进监狱。”

  无天无光之钢铁监狱,地是死斗场般冰冷,卡梅尔在这里醒来。
  熟悉的地方呢。
  “呜......”咳出一口血,他摸摸自己的伤口,基本上都愈合了。
  正是这种体质啊,他如此感叹。
  监狱,正是熟悉的地方呢。
  “为什么对无辜的人动手?那些参加宴会的富商,对此事毫不知情。”倚靠在铁栏杆外的斗篷男歪头看着卡梅尔。
  大概是——坏习惯吧.
  坏习惯。
  他这么说
  “你下手真重啊。叫什么名字啊?”无奈地笑笑。
  “迪南,你的项链。哦不,是公主的吧?”斗篷男把项链丢进了监狱。
  “谢了。你知道他们要把我关几天么?”
  “不知道呢?估计关到攻打王都之后吧?过的舒适么?”
  “你肯定知道吧,我们习惯了这样。”卡梅尔亲切,地,微笑。
  “角斗场的后备迪南君。”
  “.......我并没有这样的恶习。”
  “在我的时代,在先王的时代,与我同辈的人,都被我杀了,我的朋友们,都被我杀了。”
  “因为死斗?”
  “因为死斗,你没见过。”
  “你和阿斯法是什么关系?”
  
  “我们是他的敌人呢。那个固执的老头认为该靠别国去拯救我们。”突然间一个冷冽的女声出现。
  “你又这么莽撞,卡梅尔,忘记了我的命令了么?”
  “啊啊,遵命啦,公主殿下。”
   公主?这说的是这个女人么?这个女人跑到离王都那么远的地方救她的手下?迪南不理解。
  “他们是王国中赞成与他国结盟的一方。但是,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别国的力量。”
  “王国破落不堪了都还在坚持自己的信念,还真是自信啊?”迪南说
  “你要和我打么?”公主说。
  “算了,放你们出去吧。我想看到结局。”


  “喂,阿斯法,又见面了。”
  “公主......?”
  “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么?我打乱了你的计划?”  
  “公主,你不要一意孤行!为了王国着想!我要除魔!”
  “除我?”
  “你们为了王国着想就是把无辜的人送去牺牲?然后靠此在其他国家面前苟延残喘?”公主说。
  “公主......”
  “如果要除我,没那么大阵仗,每次打仗我会是第一个,撤离是最后一个。我会自己去击垮反对势力,即使是我一个人。”卡梅尔说。
   反正,他的命,从以前就是公主一个人的了。
   在杀掉公主之前,自己要去死,他有这样的觉悟。
   他不想杀人了,只想长眠。
   但在此之前,要让百姓饱暖。
  “如果是步入绝境,那就把绝境踩碎,计划与方法什么的都是空谈,去做!即使一个人做不到,俩个人的话能做到一切!过来,跟我们一起守护这个国家!”公主说。
  “......如果那是您的愿望。”阿斯法说。
  “不错啊,跟着你就对了吧?跟着你就能找到前进的路吧?那就收下我吧。作为一个漂流之人。”迪南说
  “谢谢。”公主说。
   在离开山洞的时候,公主正和阿斯法商量着事宜。迪南和卡梅尔落后他们几步。
  “喂。”卡梅尔低声说。
  “公主就交给你了。”
   他这么说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 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京ICP备14017408号-2 )

GMT+8, 2018-5-25 13:18 , Processed in 0.406250 second(s), 36 queries 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